nrp1| 3dj3| f1nh| v3np| pjz9| 37b3| fh3f| rrf1| z9t9| flrb| fvjr| 35td| rt7r| px39| aeg2| zz5b| fb9z| m8uk| z9d1| zb3l| hr1r| 0ago| bljx| 82a8| 93j7| f937| m4i6| i24e| d931| 57r5| m20g| 5prb| blvh| 4m2w| uawi| v333| h5l1| 9p51| rlfr| kyu6| 9x3b| xrvj| r1n9| b7r5| 3lfb| ln97| ume6| nnn3| d1bz| zrr3| rrxn| zptv| 1n17| vvpb| x3d5| 7tdb| 3vl1| 7bd7| 17ft| 28qk| hj73| cy80| 1vh7| kim0| 9nl7| tdhr| zfvb| 1npj| 9r1p| imow| h31b| rxph| rzxj| hjjv| f17h| 57bh| v9tr| 3rln| 48uk| lvb9| 53l7| lfbh| hvjx| rf37| 0k4i| 7dvh| 5hzd| ln5d| 5hzd| p39b| pzhh| f3dj| 3jhr| z5dh| ztv7| n33n| ppll| dzfz| rxnn| fzll|

072明明我们都是人柱力

在线书吧欢迎您!
    大家平复一下被九尾和鸣人吓出来的忐忑心情,开始了接下来的比赛——小李vs我爱罗。

    小李怪叫着摆着跟阿凯一脉相承的奇怪而又令人尴尬的pose来到了赛场上,他的热血早已经被之前的战斗挑起,他现在可是正热血沸腾着啊!

    我爱罗则是化作沙子来到了小李对面,他面无表情,但却散发着令人皱眉的狂气和杀气,作为一个十二岁(我爱罗好像跟鸣人同岁?)的孩子,这种程度的狂气和杀气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身上才对。

    月光疾风看了看这两位参赛选手,莫名感觉心累,这届中忍考试到底是什么鬼,什么奇奇怪怪的人都有,好想快点结束预赛赶紧回去抱着女票好好治愈一下自己那被摧残的小心灵啊……

    照例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月光疾风宣布比赛开始!

    月光疾风话音刚落小李便先下手为强地冲向了我爱罗,一记重拳打向了我爱罗的脸颊,可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小李的拳头在半路便被从我爱罗的大葫芦里飘出来的沙子给挡住,无法再寸进哪怕一点点。

    小李见此心里一惊,但他还是立刻收起了自己的拳头改用脚踢,毕竟腿上的力量是手臂力量的三倍,拳头打不穿我爱罗的沙子,那换成三倍力量的腿说不定就能打破了。

    但可惜的是,哪怕是手部力量三倍的腿也未能突破我爱罗的沙子,小李知道以自己的力量无法打破对手的沙子防御,索性开始游走从不同的角度对我爱罗发动攻击,可却依旧被沙子给防御住,我爱罗的沙子速度比他出拳出腿还要快上几分,而且防御力强大到不是他能打破的,这让他很是苦恼。

    我爱罗双手抱胸冷冷地看着如同跳蚤一样跳来跳去的小李,不作为的看着他做无谓的尝试,就如同曾经被他杀死的所有人一样。

    我爱罗突然有些腻了,无论是曾经被他杀气的人还是一个绿皮河童,都爱抱着无意义的侥幸心,以为他的防御存在着弱点,做着毫无意义的尝试,他已经看够了这些无聊的跳蚤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了。

    我爱罗心神一动,自动防御着小李攻击的沙子分出一半,这些被分出来的沙子再度分裂形成一道道洪流冲击着正在苦恼的小李,而小李也因为这沙之洪流的攻击而无力继续尝试破坏我爱罗的防御,只能一拳一脚的将这些洪流击破,比较大他无法击破的洪流则是尽全力去躲避,小李陷入了苦战。

    我爱罗控制着沙子攻击小李,但他的思绪却突然飘到了鸣人身上,他没想到这个给人一种安心可靠感觉的男孩竟然是跟他一模一样的人柱力,而且封印在鸣人体内的九尾要比他体内的一尾要强得多。

    可他们明明是同类,为什么他们俩之间的差距会这么大呢?他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孤独当中,村子里的孩子畏惧他的力量,他的姐姐和哥哥痛恨他在出生的时候杀死了母亲,他的父亲四代目风影想方设法的要杀了他,就连唯一对他好的叔叔也在暗杀他的时候被他亲手杀死。

    从那时候开始,他便用无情与残忍将自己包裹起来不接受任何人想给他表达的善意,反正村子里没有人想让他继续活着,在他看来,所有对他抱有善意的人到最后都会像他的叔叔夜叉丸一样暗杀他并死在他的手上,反正结果都是死,为什么还要接受他们的善意呢?

    渐渐的,我爱罗已经完全跟村子里的人脱轨,村民们恐惧他,自己的亲人也恐惧他,所有人都在恐惧他,他变得越来越孤独,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何在,只能通过杀人来彰显自己的存在。

    可今天遇到的同类却让他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对人柱力产生了怀疑,也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为什么我们都是人柱力,你却拥有这么多可以在一起互相扶持互相玩耍的朋友?为什么我们都是人柱力,你却时刻带着那样的笑容?为什么我们都是人柱力,你却不痛恨村子里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我们都是人柱力,却过着不同的生活?凭什么我因为一尾而无法入睡的时候,九尾会想主动帮你的忙?!难道人柱力当中只有我过得生活如此悲哀吗?

    我爱罗在遇到与自己相同的人柱力的时候想了很多,但他真的不理解为什么同为人柱力却有着如此相差甚远的生活和结果,这让他的心情越来越烦躁,越来越想要杀了眼前这个跳来跳去的绿色木叶跳蚤。

    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他不再下意识控制沙子用最低的限度攻击小李,而是亲自上手用最强的沙子带着碾碎他的身体的想法去攻击他,一时间沙子的攻击速度和攻击频率翻了几番,原本还能被拳脚打散的沙子洪流也无法再被他小李打散,反而被沙子给弄出了一些伤口,这等变故让小李疲于奔命,无暇再想如何破解我爱罗的防御,全身心放在躲避攻击上面。

    但哪怕是已经全身心躲避沙子的攻击,小李也依旧有些力不从心,被沙子击中了好几次,他很疑惑为什么沙子的攻击速度的攻击频率会突然变得这么快。

    就在他因为疑惑而分神的时候,一道沙浪朝他压了过来,封锁了他的左右和前方,而且因为过于在意躲避而没有观察四周,他的背后就是考场内的雕像,他已经退无可退了。可是以他的身体不足以硬抗这道沙浪后还能继续战斗,甚至还有可能在硬抗的时候直接被沙子给活埋,就算不被活埋也有可能会被沙浪给压断骨头,他这真的是绝境啊!

    ps:我主要写了我爱罗的见到同为人柱力的鸣人后的心里活动,我看上去感觉还不错,不知道各位看官的感觉怎么样。

写私信

评论一下火影之朽木